销售专线:400-668-0311 客服专线:800-888-0311

科美芯视频

五湖四海皆道“礼”——2012年3月20日日记

日期:2012年3月22日 08:58

    突然醒来,一看钟是当地时间凌晨5点(北京时间8点35分),天没亮。告诉自己还是睡下,就在床上躺着,由于昨天晚上喝多了,是同事扶我到酒店的,具体时间无法记清,但应该是比平时早很多,到5点30分还睡不着就开灯起床了。我的ipad在Julie房间里,此时她还在梦乡里不便打搅,就不自觉地走到办公台前,拿起笔,写点什么吧?离政府工作人员9点到酒店接我们还有3个多钟呢。
    今年,从春节之后上班开始,到现在的工作可用一个字来描述是“忙”,用两个字来描述是“很忙”,用三个字来描述的话是“非常忙”。此时环境清净、心境轻松,这样的心境在国内很难得,感觉告诉我,这是最适合写随笔之类的文章的时候,那就写一篇日记吧,也好久没写日记了。再说我们昨天与乌别克斯坦副总理的特别会谈过程中受到的“礼遇”也确实值得记下来与我们的员工一起分享。
在入题之前得把这次来乌兹别克斯坦的因由交待一下。
我们是2012年3月15日收到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的正式邀请函,特邀我与相关人员出席乌方一年一度的迎春节(3月21日,是乌兹别克国家第二大节日),这就自然地改变了我接下来的行程。
    因为是总理办公室的邀请,所以所有事情都是走的特别通道,本要一个星期出签证的乌兹别克北京大使馆16日2个小时我们的人就拿到了签证(总理办公室给了我们特别号码),从北京去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只有一三五才有航班,16号是星期五本可以买机票,但为防万一我们没有买,再说我们也没有准备好,没想到签证办的那么快,拿到签证后只有叫乌方买19号下午的航班了,这样最大的好处是我可以同时参加两个展会。一是参观3月19号到22号在北京举行的“2012第八届北京国际LED展览会”,因为我们科美芯是这次小展会的最大赞助商;二是还可以去参加2012年3月21至24日于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2012法兰克福国际灯光音响展”,这个展会无论是规模还是影响力都是行业级别最高的展会。
    2012年既是我们科美芯的效率年,也是科美芯的品牌年。故今年的我们推广力度比往年大很多。展会无论是数量还是规模都很大。
所以这次的行程安排就非常紧:
    2012年3月18晚从深圳飞北京。
    2012年3月19日上午参观“2012第八届北京国际LED展览会”,下午4点从北京飞塔什干。
    2012年3月20上午出席乌国官方安排的集体会议,下午3点30分至4点30分与一位重要政府官员有个会议。
    2012年3月21日上午和下午我听公司安排找时间拜访两位重要的老客户,晚上出席官方举行的迎春节大型晚会(晚会上用的1200平方天幕LED显示屏就是我们公司生产,在去年乌兹别克建国20周年大型舞台上使用了2500平方显示屏,我公司的超大显示屏与华为公司的临时移动设备出色的品质和效率受到乌国总统和总理的褒奖)。
    2012年3月22凌晨5点去机杨,因为从塔什干去法兰克福飞机起飞时间是当地时间7点。
    ……
    交待完行程,就得把时间和镜头回放到昨天(20号)下午的16点至17点。
    由于内容涉及到保密,所以我们只谈乌方接待我们的过程中对我们的“礼遇”,以便我们从中借鉴和利用。
    20日下午15点50分,我们五个人在开完14点到15点30分的一个部长会议后分成两组,乌方安排我和Julie进入下一轮的会议,而其他三人被显示屏的使用方请去拜师学艺去了。
    16点整,我与Julie在乌方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经过三道严密的检查之后,被带到了一个非常大的会议室(有我们1号会议室两个大),第一的感觉是很暖和,因为外面虽然阳光明媚但是毕竟是冰天雪地,风景很好,真的感觉好冷。不一会感到我的皮大衣就穿不住了,就脱了下来披在后排的椅背上。
    16点03分进来了一位翻译员(会后得知是一位华为海外员工),翻译员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会,只是10钟之前才收到的通知说有车接他,也就这样被带到这里来了,听说有一个大官要一个既懂俄语、乌兹别克语又懂汉语的翻译。事实上,也就是整个会议Julie的英语就没派上用场,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懂英语。
    16点05分,就有一个人扛一个大衣架过来,开始我好纳闷:扛个衣架干什么?他放好衣架说,我把你的衣服放在衣架上,等会有首长过来。同时对Julie说:你把放在桌面的文件夹也要收起来,并叫我与Julie换个位子。我们照办后服务人员就出去了。
    16点08分,来了一位看来级别比较高的人,并让翻译告诉我们手机关机,也不要用电脑,只能用桌面上放好的纸和笔。
    16点09分,还是刚才那个人走进来对我们说等下首长怎么进来,从什么地方走过来与我们握手之后,从什么地方回到他的座位,等首长座位方人员作专门介绍后我们才能自我介绍并递交名片,并再一次调换了我、Julie和翻译的座位。
    16点10分,三位乌方人员走了进来,从走的路线看,第一位是大人物,只他一人走到我们面前与我们握手,另两位直接走到他们自己的座位,把我正对面的那个位空着,大人物走一整圈后在我的正对面坐下。
    对方一介绍才知是一位副总理,最后华为人(翻译员)告诉我他是乌国的第三号实权人物。副总理非常有风度,代表乌国政府热情扬溢地说完欢迎辞就直接进入议题。第一句话就说:今天我们只谈原则问题,具体操作和细节则由相关部门和技术专家来谈。
    我们谈的非常愉快,整个过程笑声不断。
    副总理是16点40分离开的,接下来乌方进来了6人加上原来两人共8人与我们两人会谈。由于17点必须结束会议,所以我们还要安排专业的会议。时间由我们与总理办公室来安排。
    谈完后,乌方给我和Julie送了精美的礼物(一大一小),而我们只有一份茶叶不知怎么送,送时很是尴尬。
这次乌方的接待模板值得学习。我们不足有二:一是我们的礼品不够(只有一盒茶叶);二是Julie穿的衣服太随便,上身小白袄,下身牛仔裤,好象在自家一样。而整个过程乌方对“礼”的要求很高,个个西装革履,我的衣服还过的去,倒是Julie的衣服就很小气了。会议室的气氛很是庄重大气,就室内很热,Julie的小棉袄就显得格外入目,又不能脱,因为她里面穿的是一件花毛衣。这次让Julie深有体会地说:“衣服最起码要一千元以上才有档次”。
    我们真的要反思,我们本是礼仪之邦,为何在礼仪上反而输了对方,从中国年轻的“Julie们”身上可以看出,要保住“中国礼仪之邦”的招牌还真需努力。这也让我知道了我们业务人员这方面的不足。
    原以为只有中国是礼仪之邦,欧洲人很绅士,其实五湖四海皆道“礼”,有“礼”才能走遍天下。 (使命)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累计访问量:294170